导航

社会管理的创新型模式——积分制管理

      党的十八大报告指出,要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提高社会管理科学化水平,全面提高公民道德素质。这是我们党站在全局和战略的高度对社会管理的目标任务所做的概括,是新时期新阶段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的指针。

社会管理的核心是维系社会秩序,通过政府主导,多方参与协调社会关系,规范社会行为,解决社会问题,化解社会矛盾,促进社会认同,秉持社会公正,维护社会治安,应对社会风险,形成新型和谐的社会关系。

湖北群艺集团创立的“积分制管理”体系,最初是在企业中使用,2003年开始试用,五年时间形成一套完整的管理体系。2008年开始面向全国推广,到目前为止,已有数万家企事业单位导入使用,产生了巨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积分制管理和传统的管理方法不一样的是:通过积分激发人的原动力,从而使员工主动地去做事,主动去做文明道德的人,主动去规范自己的行为,产生了神奇的效果。同时,由于这一套方法完全是从人性出发,同样可以用于社会管理,在党中央提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今天,积分制管理用于社会管理可谓正逢其时。

一、加强创新社会管理势在必行

如今,社会管理面临着诸多的管理难题,随着科技的进步、社会的发展,作为社会管理的主体——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人们的物质生活水平在丰富提高,而幸福指数却在下降,整个社会的法律氛围在增强,而人的道德约束在下降,人们的维权意识在增强,而利他意识在下降,公民的一些不好的行为法律管不了,道德也约束不了。在网上,曾经有这样一条信息,市民乱停车,交警贴了罚单,市民在网上把警察骂了,警察把骂人的市民拘留了5天,结果不是市民违法,而是交警违法。最后,交警上门向骂人的市民赔礼道歉,事件才得以了结。老百姓许多对社会不利的言论和行为不是违法行为,但给社会带来的是负面影响,而政府对这些行为又无法下手。政府对老百姓在管理上缺乏抓手,老百姓不违法天不怕、地不怕,更不把政府放在眼里,社会上出现了一些令人担忧的现象,如道德失范,价值失衡,社会失信,人文精神失落,主观价值边缘化,道德底线下滑,公信力下降,社会安全网脆弱,社会冲突事件多发,网上负能量的言论满天飞,网民都认为只有自己是对的,别人都是错的。负面的新闻假的变成了真的,正能量的新闻真的也被当成假的,还有网络时代的“塔西佗陷阱”怪圈等等。“塔西佗陷阱”得名于古罗马时代的历史学家塔西佗,通俗地讲,不管社会上的人做好事,还是做坏事,一旦到了这种怪圈,都会一律被认为是说假话做坏事,都会往坏处去想,往坏处去说。网络时代,对公共事件处理稍有不慎,或者日常工作表现疏忽,极有可能陷入此事件的恶性循环。社会迫切需要在互联网上增加正能量的舆论导向,网上的负面舆论已经严重影响了国民的凝聚力。反向思维,负能量的思维已经成为相当一部分人的一种习惯性思维模式,这一部分人对政府正能量的宣传不感兴趣,对负能量的信息、谎言一听就信,一上网,感觉社会处处都笼罩着黑暗。这种现状采用删贴、刑事拘留等手段都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如果这种状况不改变,就会严重影响到政府的公信力和凝聚力,最终可能危及到一个国家的稳定和安全,到处都是负能量的舆论,都是对政府不利的言论,到处都是阴暗的负面消息和评论,好像全国没有一个好的城管,没有一个好的医生,没有一个好的公务员,甚至没有一个好的政府官员等等。在社会上,主动让座,助人为乐等好人好事行为在减少,车子倒了不敢碰,老人摔倒了不敢扶的现象时有发生,见义勇为的行为越来越少。因此,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长期以来,在封闭和半封闭环境以及计划经济的条件下,形成的社会结构和价值观发生了全方位的根本性的变化,人们的思想意识、价值取向、道德观念多元、多样、多变,公平意识、民主意识、权利意识、法治意识、监督意识不断增强,共享改革发展成果的愿望日益强烈,传统的社会管理已经适应不了新形势发展的需要,这一切都给国家治理和社会管理的加强与创新提供了新的命题。我们过去用惯了的,已经会用的,曾经很管用的,数十年延续下来的一些社会管理模式与管理方法越来越不适应,越来越力不从心了。这些问题如果后期找不到创新的方法去解决,说的严重一点,可能会导致社会一盘散沙。如何在新的社会发展背景下,有效地协调社会关系,规范社会行为,解决社会问题,化解社会矛盾,促进社会和谐,应对社会风气中的负能量,弘扬正能量,保持社会稳定,找到政府对社会管理的有效抓手,社会管理创新成了必经之路和不二法门。从这个意义上讲,加强国家治理和创新社会管理势在必行。

二、如何把积分制管理引入社会管理

   为什么社会管理出现了许多新的问题?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政府对市民没有约束力,没有抓手,这是其中的原因之一。 老百姓对政府没有依赖,社会的分配看似越来越公平,老百姓只要不违法,该得到的东西政府一分也不敢少,对市民的评价没有优劣之分,没有弘扬正能量的机制,庞大的社会资源没有用来作为动力与社会的正能量挂钩,与市民的行为挂钩,有的只是人平分配。如南方某市2014年三月份,每个市民人平发360元的补贴。有的是分配到最弱势的群体,如经济适用房,弱势群体有的是天灾人祸所造成的,有的是懒惰的原因造成的,前者得到经济适用房,体现了社会公平,后者,得到了经济适用房,却有损于社会公平。还有社会资源是不分对象,甚至是靠运气分配给了市民。例如,北京的购车指标,这么大的社会资源,全部通过摇号,通过运气分发给了市民,这种分配方式表面上看似公平合理,但没有起到积极有益的作用,指标分配结束后,只是就事论事地解决了分配问题,没有发挥激励的作用,这种分配方式是对社会资源的极大浪费,如果把这些购车指标通过一种机制,用来激励社会的正能量,用来作为规范市民行为的动力,会产生多么大的激励效果,那么就有可能在市民中产生千万件好人好事,每个月哪怕是把一半的指标用于摇号,一半的指标用于与市民的表现挂钩,产生的正能量作用都会难以想象。

积分制管理为什么在运用中能够改变人的行为?为什么会有那么好的效果?因为这套方法中的核心——“积分”是物质与精神的最佳结合体。计划经济年代,为什么会出现社会发展缓慢?因为偏重于思想和精神的东西太多,虚的成份太大。改革开放以后,社会出现高速发展,但新的社会问题又出现了,少数人见利忘义,唯利是图,原因就是太偏重物质利益,而积分它既是精神的东西,又是物质的东西,积分不直接与钱挂钩,用的只是名次,就克服了以物质为主的弊端。首先,它符合马克思主义的物质利益原则,它的核心理念就是“让优秀的公民不吃亏”,积分高的会得到许多意想不到的物质利益;同时,积分又是精神的体现,积分高的人还会得到许多荣誉,这些荣誉又是金钱买不到的,比钱还珍贵。它又高于物质,因此最大限度地调动了人的原动力。凡“吃亏”的人都会得到积分,积分排上名次又能带来好处,从而让“吃亏是福”在社会上成为现实。因此,把积分制管理用于社会管理,首先就要把城市的各种资源整合起来,解决市民参与挣积分的原动力问题,从而让广大市民人人重视积分。例如,积分高的外来务工者可以优先转入城市户口,可以优先取得购房资格,可以优先让子女上好的幼儿园、好的小学、好的中学、可以在当地参加高考等等。

积分高的市民买车可以不参加摇号,可以优先获得购买资格,每个城市的购车指标可以全都用来与市民积分名次挂钩,也可以将50%的指标用于与积分挂钩,另外50%的指标用于摇号。

积分高的市民可以直接被确定为当地城市的“优秀市民”,可以参加全市的表彰大会,可以参加本地的春节晚会,可以安排国内、国外旅游,可以在当地党报上登“光荣榜”,积分高的入党积极分子可以优先入党等